外汇投资

polychaincapitalcrunchbase

polychain capital crunchbase


  国际社会对 中国 数字 人民币的关注  宋朝年间,当欧洲各国还在使用金银铸币时,中国就已发明并开始使用纸币。


  如今,中国再次成为货币改革的领头羊。


  在欧洲各国还未决定是否应引入 数字货币时,中国已启用数字人民币在多个城市数字的试点,其应用场景也覆盖了多个领域。


    法国《世界报》2020年6月发表的题为《各国央行在研究数字货币》的文章中,哈佛大学数字货币专家库马尔表示,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可以在国际支付体系中对抗 美元霸权,例如用数字人民币绕过 美国利用美元霸权实施的经济制裁。


  文章认为,这也是欧洲国家央行研究数字货币的原因,例如法兰西银行的银行间结算使用的央行数字货币,将有助于加强欧元在国际上的 地位


    美国也在时刻关注 中国数字人民币 计划的各种举措,正在加强对中国数字人民币计划的审查。


  拜登政府中有一些官员担心,数字人民币是否会对美元造成冲击,希望了解数字人民币将如何分配,以及是否也可用于绕过美国的制裁;但也有一部分官员表示并不太担心这个问题,例如货币金融官方机构论坛的美国主席MarkSobel表示,中国的金融体系太‘脆弱无力’,对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美元地位构不成真正的威胁。


    而据彭博新闻报道,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任何外国数字货币对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核心地位的威胁程度将取决于其制定的监管规定。


  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存底的占比仅略高于2%,而美元则约为60%。


  在中国坚持严格的资本管制下, 政策决定而非技术发展才是推动人民币 国际化的必要因素。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曾说,目前数字人民币的发展重点是推进国内使用。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程,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并不是要取代美元,相反,其目标是让市场做出选择,进一步便利国际贸易和投资。


  【招商宏观刘亚欣】商品价格 上涨,美联储会加速 收紧吗?  核心观点:  随着商品价格的显着上涨,通胀成为当前海内外宏观环境的重要变量和市场的热点话题,也成为市场认为影响美联储 货币政策的重要因素。


   经济复苏带来的政策 转向无可厚非,但是通胀是不是会成为当前美联储加快政策转向的助推剂呢?我们进一步回顾了2003-2005年美联储进入一轮 加息周期的过程中,美联储对商品价格和通胀的看法。


    通过梳理2003年1月-2006年1月美联储货币政策声明,我们有以下三点发现:第一,美联储关注CPI和核心CPI,对通胀看法的变化非常渐进,而且明显与 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分;第二,供给约束可能被视为对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第三,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始终在综合考虑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且两者间存在关联。


    从历史可见,商品价格上涨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之间的逻辑关系并不直接,一方面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并没有扭转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不直接体现为美联储认知中的通胀高企,因而并不直接助推美联储收紧政策。


  在经济复苏的初期,经济恢复的情况可能是对美联储政策更为关键的影响因素。


    观察不同政策 阶段的资产价格表现可见,美股在不同阶段均呈现上涨表现,但是随着货币政策边际收紧,道琼斯工业指数相对纳指的相对表现在改善;美元指数(90.0787,0.0659,0.07%)并没有显着改变弱势,美联储政策由宽松转向正常化可能带来短期冲击,但并不必然改变美元指数的弱势周期;美债收益率在宽松阶段下行,在维持阶段和加息周期中均有所 上行,而在加息阶段上行幅度反而低于维持宽松的加息预备阶段。


  前任美联储大佬纷纷发出通胀警告,政策 调整势在必行  周二(6月8日),前美联储副主席科恩表示通胀存在上行风险,他担心美联储无法很好地应对通胀加速上升这一日益严峻的威胁。


  10年期 盈亏平衡通胀率5月12日一度触及2.59%,为2013年以来最高 水平,2020年3月还低至0.47%左右。


  周二该 指标约报2.4%。


  曾帮助美联储修改了长期 通胀预期评估方式的经济学家也表示,目前预期水平意味着美联储需要开始为 缩减 购债铺路。


    美联储通胀指标改革者预警通胀预期水平称政策转变势在必行  BrianSack将近二十年前担任美联储理事会货币和金融市场分析主管的时候,与同事主张用前瞻性的通胀预期指标来帮助指引政策。


  现在担任对冲基金DEShaw&Co.全球经济董事的Sack称,若5年/5年远期盈亏平衡通胀率进一步上升,对美联储而言将是个问题。


    这项指标会滤掉影响消费者价格的短期噪音,上月一度达到2.59%的七年高点,意味着在2026-2030年,被美联储作为目标的价格指数平均年涨幅料超过2%。


  也就是说,在投资者看来,美联储实际上正在实现2%的平均通胀目标。


    Sack指出,该指标从新冠疫情最初爆发时的超低水平反弹是有利的,但如果进一步上涨太多,就可能导致美联储更难实现物价稳定和充分就业的双重目标。


  他表示:“通胀预期已经升到与美联储任务相一致的水平,所以我认为美联储不应该允许它再进一步上升,现在可能是调整政策信息以反映这一点的时候了。


  ”  Sack称5年/5年远期盈亏平衡通胀率已经达到关键水平:  退宽讨论初现苗头  美联储可能已经开始调整他们的信号。


  多名美联储官员表示,或许接近到讨论缩减购债的时候了。


  美联储目前每月购买8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400亿美元左右抵押贷款支持证券,预计下周美联储会议不会调整这项政策。


    大多数美联储官员坚持认为,目前 通胀压力主要是经济复苏情况下供需失衡的暂时结果。


  另外去年同期基数过低也是造成当前数据畸高的原因。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周日称,总统拜登应该会推进4万亿美元支出计划,即便这将造成通胀持续到明年且利率上升。


  但她也表示,这些刺激措施不足以导致通胀过高。


    而RogerBootle、JasonFurman和 萨默斯等经济学家则不认为通胀只是暂时上升。


    萨默斯警告说除了刺激措施和被压抑的需求,住房、医疗服务和劳动力成本上升也将带来通胀压力。


  
本文为 酷汇外汇返佣网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16
0
外汇投资
最近回复
加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