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知识

securitieslawnews

securities law news


IEA上调 石油 需求预估IEA周三公布月度报告中称, 2月份OECD原油库存 下降5580万桶至29.8亿桶,较五年均值高2800万桶。


  3月 全球炼厂加工量 增长 100万桶/日,受到 美国强劲 复苏提振。


   2021年非OPEC+ 供应将增长61万桶/日,2020年为下降130万桶/日, 3月份全球石油供应增长170万桶/日至9,290万桶/日,受到美国从寒流中恢复影响,复苏形势脆弱,一些主要消费国的新冠病例又见飙升。


  2021年石油需求料较上年增长570万桶/日,市场不会面临即将来临的供应紧缩,OPEC+可灵活地调整供应,可能需要将近200万桶/日的额外供应,才能满足下半年预期的需求增长。


  ADP首席经济学家NelaRichardson:劳动力市场继续加速和增长的上升趋势,发布了自2020年9月以来最强劲的数据。


  随着经济重新开放、复苏和恢复正常活动,服务提供商受益最大,并在 4月份引领 就业增长。


  尽管就业人数仍比 新冠肺炎爆发前 少了800多万个就业 岗位,但过去两个月 新增就业岗位总数达到130万个,而此前五个月仅新增约100万个就业岗位。


  美国4月ADP就业不及预期,可能拖累4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幅低于100万 大关,不过冒险交易者们可能乐见ADP就业报告,该数据显示 美国经济增长快速改善,但改善的速度并没有快到足以令美联储重新考虑当前的货币政策立场。


   多种因素导致美元疲软  众所周知,国际 外汇市场是成交量最大、效率最高的 金融市场,也是重要的信息交换场所。


  来自全球各地的政治、经济、金融、军事、自然灾害等消息瞬间能影响市场走势,所以汇率变化的原因已经超出了国别因素,市场参与者必须用全球视野来分析和预判汇率未来的变化方向。


    这一轮美元疲软的原因是多方面,切忌以“阴谋论”或“割韭菜”来论断。


    首先, 美国疫情暴发沉重打击了美元汇率。


  疫情在世界其它地区暴发初期, 美元指数延续了上涨势头,美元资产成为全球安全避险资产,2020年3月20日美元指数收于103.605,为2002年12月26日以来的最高点。


  美国疫情失控后,外汇市场逐渐对美国经济失去信心,美元指数跌入下降通道。


    第二,在美国两党争吵不断时,美联储全力 救市,新一轮的救市措施和力度使其资产规模由2020年3月4日的4.42万亿美元增加至2021年5月27日的7.98万亿美元。


  此外,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不断扩大,各项刺激 计划还将陆续出台(2009年2月奥巴马总统的 经济刺激计划仅为7870亿美元),外汇市场不得不担心美国政府的财政状况,以及随之而来的高税收政策。


    第三,由于全球供应链紊乱、芯片短缺、保护性关税、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等原因,全球通胀苗头已显现,加拿大、新西兰等国中央银行明确表示要改变货币政策取向,而美联储在4月27日的会议纪要却没有透露加息的线路图,美联储所坚持的长期超低利率政策让美元失去了昔日的光环,境外货币对美元的利差优势导致了国际资金流向海外高收益资产。


  北向资金近期流入量逐渐放大,我国内地金融市场越来越受到海外资金的偏爱。


    最后,中国经济已经全面复苏,但美国经济还在挣扎,各种经济刺激方案的实际效果有待进一步观察与确认。


  
本文为 酷汇外汇返佣网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29
0
外汇知识
最近回复
加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