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知识

bobbygoodlatte

bobby goodlatte


第三,你 一定要有高中数学的学历。


  懂得 概率短线投资的制胜法宝。


  其实,高中水平的概率就是一个好声音。


  可能没学过算术 的人都知道这个 小问题


  一个六面骰子从1到6,有三个 偶数和三个 奇数


  偶数算赢,奇数算输。


  长线掷骰子,奇数偶数出地的概率约为一半。


  短线投资 买入后,涨跌幅度一般是一半一半.. 短期投资怎么赢?让我赢的时候赚1元,输的时候赚0.5元。


  100次中,赢 50次,赚50¥,输50次,赚25¥,最后赚25¥。


  这是我 心目中短期投资唯一的赢家。


  没有其他好的策略。


  所以进场后,要让它朝着正确的方向运行,才能达到目标,如果方向错了,就没有心理考虑留有余地。


   美国 3月CPI同比 增长2.6%,创2018年8月以来新高.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今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3月CPI 同比增长2.6%, 预期增长2.5%,前值增长1.7%, 创下2018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数据显示,推动CPI增长的最大驱动力是能源价格的上涨。


  美国3月CPI创下创下2012年以来最大涨幅,进一步证明随着 经济复苏和需求走强, 通胀压力正在加大。


   欧洲央行管委兼法国央行行长维勒鲁瓦:目前并不适合讨论欧洲重拾通胀。


  当前的通胀 上行是暂时性的。


  大量闲置问题将拖累中期通胀前景。


  欧洲央行的2%通胀目标并非天花板。


  央行不应当实施收益率曲线控制。


  随着紧急抗疫购债 计划(PEPP)结束,央行可以调整资产购买计划(APP)。


  央行应该针对通胀过冲(升至目标上方)的容忍度提供指引. 加仓通常是指 金字塔式加仓。


  以长线为例。


  在底部买入一部分,如80手。


  当行情达到一定位置时,再买入60手。


  当它再次上涨时,再买入40。


  手, 以此类推


   这样一来,由于 低位买入的数量总是多于 高位你可以始终保证你的持有成本低于 市场平均价格。


  当你认为市场即将发生变化时,你可以平出一次或两次,注意 在平出时尽快平出。


    扩大 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 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本文为 酷汇外汇返佣网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45
0
外汇知识
最近回复
加载完成